咸魚的人設崩了

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山敬亭

                      • 古代純愛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類型
                      • 2021-01-29上架
                      • 6十萬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已完結(字)
                      本書由布咕文學進行電子制作與發行
                      ?版權所有 侵權必究

                      第一章 本咸魚賣假藥了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陽春三月,繁華裕隆街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柔和的光線穿過并不茂盛的柳枝,落在一張半新不舊的攤桌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百消丹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獨家秘方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專治疑難雜癥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眼見快到晌午仍無一單買賣,方洛舌尖一卷吐掉最后一顆瓜子皮,單肘支桌手撐頭,無精打彩地看著斜上方一片霧蒙蒙的天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對面賣藝老頭的“大口噴火”引發周邊人群一陣叫好,可方洛對這小把戲絲毫不感興趣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因為他是一個穿越者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個對燃燒化學原理了如指掌的穿越者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穿越這事還要從一年前說起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年前,方洛剛投了簡歷還沒踏入社畜圈就因失足落水而亡,但沒想到自己還能睜開眼,只是睜開眼后,一切都變了,所見之人皆是長發長袍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他成了被人一口一個叫的小爺,生活在大昭國川蜀第一大的名門望族中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沒有比當一條富二代咸魚更好的日子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他愛原主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除了這副秀弱皮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不過再好的日子也有一二件頭痛事,比如讓一個學理工的天天“之乎者也”的說話,再比如說規矩禮數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就說前兩天,方咸魚蹺個二郎腿,就被便宜老爹罵了一頓,趕出了家門,更糟的是他兜里沒帶錢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方咸魚不想餓死,他得吃飯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深得現代直播帶貨精髓的方洛,打算要養活自己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可他是咸魚,勤奮勞動自然不屬于他,那就賣假藥吧,不累還來錢快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咳嗽纏綿三年,能治嗎?”一個豐神俊朗的公子經過方洛攤位,有一搭無一搭地朝攤子一瞥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生意上門?不管他是有意搭還是無意搭,搭了就有戲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方洛抹下嘴角瓜子渣,直起腰身,粗了聲音:“自然可以?!?/p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那公子腳下卻一頓,停住了向前的腳步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瞧瞧這狀態定是在深深的懷疑和猶豫中,對于這種人我最有辦法——欲擒故縱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方洛輕捻長須,低頭微搖:“不買便走,老夫的藥只賣有緣人?!?/p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遍看城中名醫皆不中用,你有何良方?”那公子淡淡開口,并不看方洛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遍看城中名醫皆不中用?那也不差我一個,方洛扶了扶道帽,手朝攤前座位一展,“你不說詳細病情,我哪來良方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那公子神情一滯,瞟了一眼方洛的手,果真坐了下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只要肯坐,就八九不離十了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方洛瞇起眼細細將對面公子看來,但見他身穿云白色滾金袍服,長長黑發攏束入玉冠,眉如切,鳳目如畫,一張玉面好似皓月,周身氣派那是高貴中帶著幾分驕矜,儒雅中又添幾許風流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方洛倒吸口氣,嘖嘖贊嘆京都真是一方好水土,能養出如此人物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道長?道長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??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方洛目光一聚,一收,回過神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如、何、醫、治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嗯嗯,咳嗽是吧?!毙趴诤允欠铰迩笆澜裆畲蟮谋臼?,方洛咂了咂嘴,“這咳嗽分為七七四十九種……觀公子面相似為火入心肺之癥,為了驗證對否還請公子伸出左手來把把脈象?!?/p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道長觀相本事恐怕不佳,不是我咳嗽?!卑着酃用碱^微蹙,站起身,哼笑一聲:“看來,我坐錯了?!?/p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該死,問話套數不清,都怪這日頭被霧遮擋,不清明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方洛瞄了一眼頭頂上的一片天,心安理得地將鍋甩給了它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望、聞、問、切,先失一技,方洛潤了潤嗓子,趕緊找補回來,“老夫觀公子面相也有疾癥,既然目前尚未發作,即便說了公子也未必信,罷了罷了,還是說說令堂的癥狀吧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那白袍公子打量遍方洛,眸光閃了閃:“緣何問家母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方洛心道:你能走大街都惦記的人九成是你最親的人,看你這年紀結婚幾率占百分之五十,我就賭你沒結婚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既然賭不是老婆那就是父母,不是你爹就是你娘,四分之一對的機率。你剛這一問,證明我賭對了,就是你麻麻,大學邏輯課沒白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方洛眼一閉,沉聲道:“老道能掐會算,非尋常醫者?!?/p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白袍公子似乎對方洛的能力產生了興趣,復又坐下,稍一沉吟,將其母的癥狀撿著重要描述出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對于方洛來說聽病癥最是難熬的,好在漂亮公子言簡意賅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等到那公子講完,方洛偷偷舒了口氣,將長須從根捋到尾,皺了眉頭:“令堂的病頗為嚴重,恐怕……唉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方洛欲言又止,偷瞄了對面公子一眼,見他雙目圓睜緊盯自己的嘴,遂話鋒一轉道:“不過公子不必著急,老道自然有法子醫治令堂的病?!?/p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可用診脈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不用,不用,”方洛緩緩伸出三根手指,“只消我的三顆藥丸?!?/p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方洛將伸出的三根指頭收回兩根,留下食指在桌上赤、橙、黃、綠、藍、靛、紫外加一黑的八色藥丸上走了一趟,最終拿起葡萄粒大小的黑色藥丸送至那公子面前,“就是它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就這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就這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方洛見那公子衣著華貴,不是缺錢的主,心內打定主意狠敲一筆后就回酒樓躺著嗑瓜子,幾日不出屋,遂輕咳一聲:“一顆一兩銀子,共三兩。每晚睡前服用一顆,包她無事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歐買噶,買它!方洛差點將這氣吞山河的推銷語喊出口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正說話間,一個目光精亮的小廝碎步跑到攤前:“少爺,可跟上您了,讓我好找?!?/p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幫手,一看便知是個識貨的幫手!方洛的心突然涼了半截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容福,拿三兩銀子出來?!卑着酃記_趕來的小廝攤開手掌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容福聽話地從錢袋中掏出銀子放入那公子手心,掃了眼方洛,問道:“少爺,您要這錢是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方洛怕白袍公子反悔,連忙用小錦盒裝了三顆藥丸遞給他,吹得更玄乎:“我這藥是掐準天時配制的,九九八十一天才出一爐,一爐十顆,只剩三顆了,若再要還不知何年何月才能再配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容福小廝一嗆,指著方洛,尖著嗓子憤憤然道:“太上老君煉丹???還……還八十一天,少胡說八道了!三兩銀子?夠在這條街上買個丫頭了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說罷,轉頭勸自家主子,“少爺,您別聽他胡扯,這就是個騙子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他也看過西游記?那就該知道太白金星幽深的眼神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方洛抬起頭,仿照太白金星,意味深長地望向遠方:“老夫無須多言,信與不信公子定奪,令堂之病好與不好就要看公子的意思啦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那公子接過錦盒,淡淡一笑,也不說話,將銀子往桌上一放,優雅起身,抬腿走路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有病亂投醫這話說得再好不過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方洛望了望那公子背影,又低頭看了看桌上的銀子,一陣狂喜涌上心頭,拿起銀子正要往懷里揣,卻見一少婦橫眉怒目沖著攤子而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你個騙子,我可找到你了,什么狗屁百消丹,就是面團摻了菠菜汁,臉上紅痘未消,反而害得我拉了一天肚子,賠我銀子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糟糕,莫非面團子發了霉?方洛心一驚,連忙擠出笑臉,胡亂解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還說自己是神仙轉世,呸,騙子,賠錢……”少婦根本不聽方洛的解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方洛揉了揉被高音刺痛的耳膜,指了指身邊布幌子,說道:“大姐,上面寫的是半仙密制。半仙是什么?自然是得道一半的神仙,因此這藥對一半人好用,一半人不好用也是正常,您何必大驚小怪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少婦掐腰而立,才不看什么布幌,口中不停叫罵,眼里似有火焰冒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方洛依稀記得自己前日要了她一吊錢,為了堵住她的嘴,別招來城管,趕緊將才到手的銀子分出一兩給她,賠笑道:“大姐消氣,這些權當對大姐的賠償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霎時安靜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少婦掂了掂銀子,剛想再說點什么,方洛哪肯給她機會,趕緊嘴角一挑,左眼一擠,下巴一抬,沖她拋出個媚眼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少婦一怔,隨即腳跟一跺,“呀”的一聲,捂著臉跑開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我這百試不爽的眼神啊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方洛心中得意,下意識看了一眼那白袍公子離去方向,這一看,心一驚,只見那公子正在不遠處定定地看向自己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不好,跑路!”方洛斷定那公子肯定聽見了少婦的尖音,遂背起藥箱,腳下生風,一路狂奔,直沖醉仙樓方向而去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作者有話說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開文啦~~~~~~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感謝大家點擊,點開即支持,我會努力的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看文圖個開心,你們開心,我就快樂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雖然可能還沒人看到,哈哈……但我仍要喊出堅強的口號:你開心,我快樂,加油寫文,歐耶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順便求一波收藏,鞠躬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人与人性恔配视频免费_我解开岳内裤_在线看日本免费不卡资源_香蕉伊蕉伊中文在线视频_亚洲人成网站在线播放网站_日本无码一区二区三区av免费